HI,欢迎来到浙江省中医药学会  

登录会员注册单位注册

资讯详细
正文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学会中医 > 科普园地

长寿秘诀:

山林疗养与博物求知

 

文/穆建聪

 

莫干清泉

 

  人人都说,要想长寿,就要保持心情的愉悦;要想保持愉悦,就要多去一些养身养心的好去处。要说中国这么大,适合疗养的地方可不少,莫干山必须榜上有名。

 

竹海深处有人家

 

  绕着层层的盘山公路,莫干山的真面目渐渐明显。莫干山是避暑胜地,我们却在烟雨朦胧的冬天拜山。走在林间,微微有些寒意,空气中水汽浓郁,睁大了双眼,竟能清楚看到那些水汽快速滑过的轨迹,而我的头发已经有些湿了。

 

  民宿、竹林、清泉,还有清凉的风……对于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莫干山来说,缺一不可。

 

  总是羡慕电视上出现的那些竹林,幽静而舒适,然而真的来到莫干山,才能明白这种舒适比想象中的更加美好,更加难以言表。我想,竹林七贤常在竹林中肆意欢宴,也许是因为这些竹林能安抚他们心中的悲愤与失意,能缓解他们在政治上遭遇的苦痛,哪怕这种欢愉是短暂的,但他们在很久以后应该也是怀念在竹林中的岁月吧。而直言“可使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”的苏轼,一生高风亮节,几起几伏,却总能看淡那些苦痛,想必深爱竹子的他也从竹子中获得不少哲理真知。

 

  又想起兰亭的曲水流觞,千年已过,流觞不再,曲水尚存,旁边的竹林其声萧萧,看着有些凄凉。莫干山的泉水却是快乐的,快乐地跳过山石,绕过竹林,逗引着小鸟戏水,逗引着竹叶“跳伞”,也逗引着游人触碰。但只要你一伸手,就会发现这水澄澈清凉,喝一口着实沁人心脾,甘甜爽口。

 

1954年3月,毛泽东主席在杭州主持制定第一部宪法期间在莫干山下榻处。此别墅1934年由浙江兴业银行常务董事蒋抑厄建

 

  曾几何时,在莫干山疗养是达官贵人、社会名流的特权,尤其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从政客到商人到青红帮,一个都不少。这满山二百多幢别墅就是证据,造型丰富、星罗棋布,分别代表了欧、美、日、俄等多个国家的建筑风格。可能大人物们勾心斗角之余,也想在繁华俗世中,寻找一处独立于红尘之外的境界,寄托自己的灵魂。

 

  如今,莫干山早已不是权贵的禁脔。来此找间心仪的民宿,便可尽览此等风情:一觉睡到自然醒,推开门,拥抱苍苍茫茫、翠绿欲滴的山景竹海,蔽山成林,望而动衷,现世隐居。

 

  如果说在莫干山上可以看到的、感受到的,是一种宁静的力量;那么山脚的庾村则让我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。

 

  从山上下来,经过美术生们常聚集写生的广场,便是庾村了。正像“酱油不是油”“新市不是市”一样,庾村也不是一个村,而是一个具有千年历史传承的小山镇。据史料记载,庾村的“庾”,就是南北朝时著名文学家庾信的家族。梁武帝时期,经过庾信之父庾肩吾与其子两代人的经营,庾姓人家聚居的村落被叫做了庾村。

 

  庾村是文艺,道路旁每家小店都别具特色。有的店摆满各种手工艺品,除了竹制木编的小品,还有杯、碗、碟、壶等店家自己设计的瓷器;有的店则有许多吃食,如梅子干果和各种口味的果酒、米酒等。

 

  庾村也是悠闲的,街上还有几家杂货铺,一眼看进去就是八九十年代最常见的格局。木头镶边的玻璃柜台,柜台后的架子上满满的都是各种日用品,挤挤挨挨,老人就在柜台后忙着手里的活,不紧不慢,仿佛间回到了旧时光。小时候,我经常出入这样的杂货店,一毛钱的橡皮、三毛钱的自动铅笔、一毛钱两颗的糖……还有铁质的蝴蝶发夹,一颤一颤在发间挥舞翅膀。那时的岁月流动很缓慢,大家都很快乐,吃罢饭总是喜欢聚在一起闲聊唠嗑。

 

庾村老药铺

 

  街上的药铺只有一家,却也留着旧时的痕迹。走进去,两只大药柜上贴满了标签:杜仲、黄芪、没药、茯苓……玻璃柜台上还放着药杵、药称等工具。看店的阿姨就坐在门口晒着太阳,织着毛衣。我们进门,她也不太搭理我们,依然神情祥和,大概是我们好奇的眼神太过明显了,一看就知道不是来看病买药的。

 

  沿着主街向前走,街的一头是一个民国时的汽车站,房子屋顶并不高,墙上挂着旧时的照片,或是莫干山的疗养区图,或是某个作家写莫干山的文章片段,或是旧时莫干山的逸闻。透过那些纷杂的碎片,似乎还能窥探到几十年前人们等车时的情景。

 

  来的时候正逢工作日,街上人很少,慢慢地走着,没有闹市的喧嚣,只有避世的祥和。这种祥和我从莫干山脚下的陆有仁中草药博物馆中也感受到了。

 

中草药的博物之美

 

陆有仁中草药博物馆

 

  陆有仁的中草药博物馆位于武康镇舞阳街东段,两层高的四合院,面积很大,十分显眼,是典型的徽派建筑。陆有仁是个十分和蔼开朗的人,才一进门,还没细看大堂里左右布置的国药馆和国医馆,他就热情地为我们端来熏豆茶,这在当地是招待贵客的礼仪,让我们有些诚惶诚恐。

 

 

  我们跟着陆有仁去看他精心打造的小天地。没想到的是,不起眼的天井居然变成了中药种植的天地。看上去很普通的绿化植物,原来都是一味味草药:平地木、凤尾草、铁包金、金雀花、牛奶柿……标签上的名字,还有名字备注的性状、功效都告诉我,活着的草药有着怎样的生命力。

 

  我们拾级而上,二楼才是整个博物馆的重头戏,中医相关的书籍、器具、药物都在那两个展厅里。陆有仁说,为了更好地保存展品,博物馆在建造时专门找了有关专家设计,温度、湿度、保存环境都是经过仔细考证的。

 

药罐的器物之美

 

  陆有仁收藏了很多书籍,《黄帝素问集注》《温疫论》《女科证治秘方》……泛黄的纸张、黝黑的字体、陈旧的封面,每一本都是他费尽心思才得来的。

 

  看不懂古书的我对文物有着更大的兴致。镇馆之宝乃是一组良渚时期的石器,颇似先民采药用的石刀;一副金属听诊器锈迹斑斑,这是清代的舶来物,它不言不语,却让我感知到了西医传入中国的时光碎片;小巧的木榨床虽是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,却也让我明白了原来药材竟也有榨汁用具;一组青花药罐大小不同,让我近距离看到了药粉存放也充满了器物之美。

 

  对于我这个中药盲来说,馆内的中药厅简直就是一场大型科普展。2000多种中药材的标本,被小心放入固定在墙上的透明盒子里,矿物类、种子类、全草类、叶类、花类、脊椎动物、无脊椎动物……陆有仁早将这些药材分门别类摆好了,只要细细一看,哪些种类包括哪些药材,药材有什么性状、功效,主治什么都能明了。勿怪这个博物馆已成了周边学校常来的教育基地。

 

  我们正感慨这个博物馆内容丰富的时候,陆有仁又带我们回到一楼,打开一间锁着的屋子。一进去,我就瞪大了眼睛。天哪,那一排排架子居然摞满了各种瓷罐、铁罐、瓷盘。架子前的三大行共五排玻璃柜台里竟然也摞满了瓷盘、瓷碗、药罐、玳瑁等老物件。原来这里是博物馆的仓库,这是多么大的库存量呀,难怪陆有仁说他还需要新的展厅呢。

 

 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藏品呢?从1981年陆有仁收藏第一把石刀开始,他就下定决心,要将中医药发展历史中的东西搜集起来,建个博物馆,免费向社会开放,让更多的人了解祖国的瑰宝,感受中医药文化的熏陶。慢慢的,陆有仁爱收藏的名声扩散开来,时间长了,除了陆有仁自己花钱或淘或买或置换外,有的人也会特意将一些老物件送来给陆有仁。这家博物馆于是成了浙江省第一家被批准对外开放的民办博物馆,也是目前全国唯一一家民资建设的中草药博物馆。三十余年过去了,这里还成了不少人来莫干山必打卡的地方。

 

 

  若你来到德清,上莫干山陶冶情操,进中草药博物馆汲取新知,这场从身到心的养生之旅一定不枉此行。

 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110号华龙商务大厦19楼1902室  邮编:310005    电话/传真 0571-85166805
(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
备案号:浙ICP备11032166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329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