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来到浙江省中医药学会  

登录会员注册单位注册

资讯详细
正文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学会中医 > 科普园地

章氏骨伤——七代行医,两百年传奇

文/朱寅



   故事缘起清朝道光年间。


   台州黄岩宋岩山下有个焦坑村,村里有个后生叫章正传,尚武好义,力大无比,为人豪爽,朋友众多。


   道光三年(1823)某天,章正传卖柴回家,见一褴褛老僧躺在澄江浮桥边奄奄一息,无人相顾。章正传心生恻隐,上前探问。方知老僧来自北方,前往福建南少林途径黄岩,不幸病倒。章正传同情老僧,带他回家治病,从此两人成为好友。


   老僧感于章正传待人真诚,宅心仁厚,为了答谢救命之恩,他将自己所学的中医骨伤疗法毫无保留传授给章正传。数月后,见章正传已得精髓,老僧便留下“诚信诚德”四字,飘然而去。



   关于章正传开创章氏骨伤科的故事,在黄岩流传很广。


   老僧离开后,章正传谨奉师训,苦心钻研,实践改良。故章氏骨伤实源于中原佛家伤科,结合江南民间疗伤特色,独成一派。


   由于焦坑村地处黄岩西乡进城的交通要道,章氏治疗骨伤的名声被黄岩西部山民传开,邻县仙居、临海、乐清都知道了。


   道光末年,章正传去世,其子章如奎继承父业,在江田村办了家保春堂,开门坐诊。他性格仁厚,对于穷苦伤患,不收取医疗费。山民感激他的恩情,带来野味瓜果以报答,于是保春堂门边,经常放着不知何人送来的乡土特产。章氏口碑不胫而走,台州六县,均不时有骨伤患者慕名而来。


   如奎之子章玉堂是第三代传人。他对章氏骨伤科的承上启下做出了很大贡献。章玉堂在祖传医术的基础上,博采众长,总结出一套内外兼治的理、法、方、药,渐成体系。尤其是对软组织损伤,以独特的中草药和祖传的指法麻醉相结合;施行外科手术,采用中药(闹羊花、川草乌)麻醉,或用蟾蜍为主外擦皮肤麻醉。对创伤病人,则用儿茶煎汤冲洗清创,用儿茶与鸡蛋清调和外敷;用珍珠散生肌收口。每获奇效,从此医名大振,人称玉堂公。


   民国时,黄岩县县长江恢阅曾参加辛亥革命,腿部受过枪伤,时常发病。当时他求遍了各大医院的中西名医仍不见好转,都说要终身残疾。1927年,江恢阅慕名找到保春堂求医。章玉堂运用麻醉技术,用器械取出他腿上的弹片,并敷以珍珠散等药物。江县长得以痊愈,亲笔题写“术妙华佗”的匾额相赠(该匾保存至今),并且在黄岩县城置房一间,邀请章玉堂坐诊。


   民国18年(1929年)4月,黄岩地下党县委决定发动打盐廒运动,抗议不法奸商与反动官僚勾结导致食盐价格猛涨,但受到当时国民政府的镇压,受伤者众多。章玉堂听说后,主动一一找到伤员,给他们精心调治,为共产党地下革命立了一功。



章氏骨伤发源地老宅


   抗战时期,日机多次轰炸黄岩县城,章玉堂在县城的诊所也被炸毁,章家不得已回到焦坑。县城群众死伤惨重,章玉堂深感义不容辞,率领章氏子侄前往医治受伤百姓。


   日军侵入黄岩后,闻章氏骨伤大名,欲找章玉堂为日军伤兵诊治。章玉堂听到风声,带领全家避难。日军痛恨至极,烧毁章家数间老屋。章玉堂自家诊所被毁后,只好逢市在黄岩县城项益兴中药铺等场所轮流坐诊。每逢市日,病人云集。章玉堂对病人总是和颜悦色,细致入微。他的医道医德,广为传颂,当时传有民谣:“抓药到沈宝山,整骨找玉堂公。”


   章玉堂次子章宗清是第四代传人,青年时随父学医,医技精湛。遗憾的是,在一次台风来袭中,章宗清为抢救伤患,不顾自己身患伤寒而出诊,不幸途中落水,不久后便英年辞世,留下了仅6岁的儿子章显法。



   第五代传人章显法虽然幼年丧父,但他天资聪颖,12岁师从祖父章玉堂和表兄林恩启,15岁便独立行医。继承祖业后,章显法潜心钻研骨伤医术,成为章氏骨伤科一脉的集大成者。


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章氏骨伤疗法图谱


   章显法在章氏祖传药方的基础上,独创了“万灵膏”“八厘散”“金疮定痛散”等,外用或内服均具特效,并总结出章氏骨伤的理论基础、手法要诀,形成了完整的骨伤体系。


   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发展,骨折损伤更加复杂严重,有些创伤需要通过西医手术的方法来治疗。章显法不拘泥祖传中医技术,对西医也广泛涉猎,高瞻远瞩地提出中西医结合治疗骨伤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他积极吸收现代科技来提高传统的中医骨伤疗效,在黄岩率先引进了静电摄片X光机。由于当时还没有通电,他请来浙江大学物理系专家因地制宜改进X光机,创造性地利用拖拉机头发电为机器提供电力,弥补了农村地区放射检查条件不足的缺陷。


   除了家传的杉树皮固定法外,他还引进西医骨科里的石膏固定法,与传统手法相结合,取长补短,大大弥补了传统医术的不足。并将各种牵引装置投入临床使用,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。


   章显法在焦坑老家治病时,台州各地及乐清、永嘉等邻县的患者慕名而来。当时焦坑街上的人家都住满了病员,临时住宿成了当地村民的一项额外收入。


   对于几十里甚至上百里外来求医的伤员,章显法任劳任怨,废寝忘食,时常告诫子女:“我们耽搁一时,伤者可能因伤病痛苦一世。”


   三年困难时期,有一位来自黄岩山区的穷苦农民,在章显法的医治下康复了。病人回家后,立即牵了一只羊到章显法家答谢他。章显法知道,山里人没钱,家里最大的财产就是一头羊,于是他婉拒了。农民牵羊回去后,章显法借这件事教育自己的儿女:“做人讲良心,从医先讲德。我们当医生的,不能只关心病人的病情,还要关心他的生活。”一只羊的故事至今被章氏传人津津乐道,影响着他们一辈子的医德观。


   宁溪有一个姑娘,临嫁前上山采猢狲姜,也就是骨碎补。不慎从山岩上跌下,小腿严重骨折,有人说今后非瘸即拐,男方因此提出退婚,姑娘伤心欲绝。


   章显法医师听闻此事,连夜启程赶往男方家,劝说其父母:如此勤劳的姑娘,将来定是个能干的好媳妇,退婚是你们家的损失。并承诺医好姑娘腿伤。章显法来到姑娘家时,发现她家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山民。章显法当下决定,把姑娘接回焦坑,为姑娘制定最好的治疗方案,还免去了姑娘所有的费用。姑娘最终能正常下地走路了。结婚那天,章医师被邀为上宾,受到了乡民们特殊的礼遇。章显法成人之美的善举也为大家津津乐道。


   1963年,章显法被评为县级名中医。他还被推选为县八、九届人大代表,二、六届政协常委。他想方设法发动群众从山上引下“自来水”,并使焦坑村成为黄岩西部亮上电灯的第一村。


   因积劳成疾,章显法去世时年仅58岁,而在去世的前一天,他还忍着病痛查房问诊。章显法严以自律,一世清贫。就连留在焦坑老宅的药柜子都是从亲朋好友处东凑西借置办下来的。他留下“最丰厚”的遗产,就是他钻研过的一大堆医学典籍、读书心得笔记,和他高尚的医德了。



   章显法对章氏骨伤的传播发展很早就有了清晰的规划,他着力培养自己的儿女从事医学工作。


   章氏第六代传人人数众多。章显法有六子一女,岩友、友棣、再棣、智棣、加棣、由棣全部继承祖业,成为骨伤科医生。


   上世纪七十年代,章显法应原黄岩第三人民医院的请求,把自己的得力助手——长子章岩友、次子章友棣送到路桥、温岭等地,以解决当地骨科医生匮乏的状况。


   时光荏苒,世纪之交,章氏骨伤科在六代传人的一次次拼搏中,蓬勃发展。在黄岩、路桥、临海、温岭乃至江苏大丰、南通等地,章氏后人开办了骨伤科专业医院5家,诊所四家。章岩友在路桥创办了台州曙光医院,章再棣在黄岩创办了骨伤专科医院,章智棣在临海创办了伤科医院。章友棣在温岭创办的台州骨伤医院更是台州首家股份制医院,国内规模较大的骨伤科医院之一,多项科研成果获省部级科技进步奖。第七代传人章鸣博士担任江苏大丰同仁骨科医院院长。



   2011年,章氏骨伤疗法(中医正骨疗法)入选第三批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”。


   两百年风雨,当年从深山中走出来的民间中医,发展壮大成为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中医流派,章氏骨伤科的发展史正是台州中医药发展和台州人文精神的缩影。
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110号华龙商务大厦19楼1902室  邮编:310005    电话/传真 0571-85166805
(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
备案号:浙ICP备11032166号

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3296号